坚持注册制改革市场化

编者注: 叶林,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营商环境法学研究中心主任。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CGTN观点。 为了简洁明了,它是从中文翻译而来并经过编辑的。

从IPO核准制转向注册制,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次重大变革,堪比第二次股权分置改革。 2018年,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 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9年修订了《证券法》,IPO注册制开始全面实施。 这标志着IPO从核准制向注册制转变。

在此前的IPO核准制度下,发行人有义务向中国证监会提出IPO申请,证监会再对发行人的IPO资格和条件进行评估。 证监会在核准发行人IPO后,会明确IPO的大概时间,并通过窗口指导等方式影响发行价格。 通常情况下,发行人只能将发行价格定为市盈率23。因此,在核准制下,股票质量、发行时机和发行价格均由证监会决定。 该模型揭示了 IPO 过程中强有力的行政干预。

2019年,《证券法》规定IPO实行注册制。 随后,证监会发布了数十条相关规定,旨在推动注册制关键阶段的实施。 其核心做法是赋予证券交易所审核IPO申请的权力。 经本所核准后,发行人即可向中国证监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 发行人经中国证监会注册后,享有定价、公开发行股票的自主权。 可见,注册制的本质是市场化。 一方面,证券交易所取代证监会成为IPO审核机构,由证监会负责IPO的注册,减少证监会对IPO的过多限制。另一方面,注册核准后,发行人有权与中介机构协商发行价格和发行时间,证监会不再实行窗口指导。

注册制是一种以市场为中心的发行机制。 它植根于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国内外实践经验的总结。 这一制度凸显了信息披露的核心作用,凸显了投资者承担投资风险的地位,削弱了政府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地位。 注册制增强了发行市场的规则透明度,强化了股票市场的融资功能,提高了发行人的融资效率,丰富了投资者的投资产品,受到市场参与者的广泛认可。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实行IPO注册制的时间较短。 因此,发行人、中介机构、投资者在适应市场化机制、应对股票投资风险方面都遇到了挑战。 此外,证监会和证券交易所在完善注册制并推进实施方面也面临着现实问题。

注册制开启了市场化融资的大门,带来了一系列配套改革。

一是强化证券交易所和中介机构的把关责任,减少或杜绝各类金融欺诈行为,强化中介机构的法律责任。

其次,要理顺注册制全面实施的全流程,协调融资、投资、贸易、退市等关系,提高注册制实施的有效性。

三是要丰富投资者保护制度工具箱,继续发挥信息披露等前端保护机制作用,突出法院、仲裁机构等审判机构的事后保护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