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未来,中美关系可能发生更多变化

编者按:随着2023年的帷幕落下,中美两国在气球事件和半导体争夺战之后缓和了这一年。 两位专家分享对2023年中美关系的看法。

王义伟,中国人民大学让·莫内讲席教授、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孙成浩,清华大学国际安全与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仅反映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代表 CGTN 的观点。

2023年11月1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乔·拜登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菲洛丽庄园会谈后散步。/新华社

2023年11月1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乔·拜登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菲洛丽庄园会谈后散步。/新华社

从2023年初的气球事件到11月的旧金山会晤,这一年中美关系的基调发生了变化。 您认为什么可以解释这些变化? 您认为旧金山会议的短期和长期意义是什么?

王一伟: 过去一年,中美关系发生剧烈V型变化。 继2022年达成巴厘岛共识后,中美关系有望进入2023年,但1月下旬的“气球”事件导致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原定2月访华后续讨论的行程被推迟,引发紧张局势。暴露了双边关系的脆弱性。

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在旧金山举行会晤,重申巴厘岛共识,进一步明确两国路线图和竞争规则。 当然,这是否会实现取决于明年美国大选年的情况。

中美关系的起起伏伏,预示着各种变化正在发生。 美国面临利益集团日益分化、国内治理失灵、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之争、能源与金融利益分化等问题。 在资本、政治和社会分裂的情况下,美国把中国当作其国内问题的替罪羊。

孙成浩: 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旧金山会晤成果务实、可取。 中美在政治外交、人文交流、全球治理、军事安全等领域达成20多项共识,为两国未来进一步合作铺平道路。 特别是双方在应对气候变化、打击芬太尼、恢复军事沟通、推动人工智能合作等方面取得了一些具体、实实在在的进展。

这些成果将有助于中美建立有效机制来管控双边竞争和军事升级带来的风险,并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为全球治理作出贡献。 这些重要共识表明,中美拥有广泛共同利益,不应简单地用“战略竞争”来界定中美关系。 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稳定的中美关系。 中美双方应该不辜负各国期待,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2023年1月13日,中国东部江苏省连云港一个港口即将出口的车辆鸟瞰图。/新华社

2023年1月13日,中国东部江苏省连云港一个港口即将出口的车辆鸟瞰图。/新华社

2023年1月13日,中国东部江苏省连云港一个港口即将出口的车辆鸟瞰图。/新华社

美国对中国企业的制裁和对中国的警告来自美国,同时也有美国的声音和行动强调两大经济体之间缓和的必要性。 你觉得这怎么样? 中美外交关系中出现这种矛盾正常吗?

王: 2023年中美关系的过山车波动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教训:美国无法通过打压中国来解决其国内问题。 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国内和外交政策由利益至上的私人资本控制。 此外,该国正在努力维持美元霸权,其国债已接近34万亿美元。 如果每年支付的利息超过美国每年的军费开支,美国的军事和美元霸权就会破产,这将不可避免地削弱其全球地位。

但矛盾的是,如果没有全球扩张,美国就不可能通过战争和危机实现资本增值、出口通胀,也不可能通过持续降息或加息而导致美元走强,从世界其他国家获得收益。或削弱。 那么美国只会陷入更大的困境。 总而言之,美国应该改变自己的机制,指责中国或其他国家是没有用的。

太阳: 美国是一个相对多元化的国家。 近年来,对华问题已经形成两党共识,朝野也形成共识,强调要竞争。 但在如何与中国竞争方面仍存在分歧。 今年以来,美国国内不断出现重新思考对华政策的声音,认为仅通过战略竞争来界定关系无助于实现自身利益。 今年4月,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莫里斯·格林伯格向中美领导人发表公开信。 这封由22名美国前政府高官和知名企业家签署的信呼吁两国开展对话,管控分歧,修复和稳定美中关系。

将推动中美关系发展、增进两国人民友谊作为毕生追求的美国已故国务卿基辛格表示,他对中美关系的期待只能用谨慎乐观来形容,但至少世界可以看到,两国都希望避免冲突,不让世界陷入两个分裂和对立的阵营或体系。 正如基辛格所说,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处于悬崖边,两国关系的轨迹必须改变。

2023年6月28日,参加库梁之友座谈会的嘉宾在中国东南部福建省福州植树。/新华社

2023年6月28日,参加库梁之友座谈会的嘉宾在中国东南部福建省福州植树。/新华社

2023年6月28日,参加库梁之友座谈会的嘉宾在中国东南部福建省福州植树。/新华社

2023年中美关系的哪些方面将产生最长的影响,为什么?

王: 2023年,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在经历了美国多年的极端制裁后,推出了全新的Mate 60智能手机系列,从鸿蒙操作系统到5纳米芯片,都是对华盛顿的警告。 这也促使美国认真思考这些问题:难道只有美国人才能开发出原创技术/系统吗? 世界是美国的吗? 这个国家还是“山上的光辉之城”吗? 美国人是上帝的选民吗? 一个国家如果靠垄断技术标准和权利来实现一切,真的那么伟大吗? 对于美国来说,转变观念、重塑国家认同需要很长时间。

产业竞争、制度竞争、观念竞争仍将是中美之间的常态。归根结底,中美所谓战略竞争的关键在于谁能为国际社会提供更高质量的公共产品,更好地应对国际社会的挑战。顺应国际社会共同期待,推动国际生产力迈上新台阶。

太阳: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中美通过在某些领域重建对话或创造新的对话,使双边关系“制度化”。 此外,经过长期的战略竞争,中美双方也希望能够落实彼此给予对方的一些“定心丸”。

这样,恢复对话或建立新的各领域对话有助于增强彼此信心。 这些对话也不同于以往的战略和经济对话,更好地体现了双方“以结果为导向”、解决共同关心问题的务实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