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后,木刻经典仍然是灵感的源泉

“大师”的渲染图。 /中国环球电视网

“大师”的渲染图。 /中国环球电视网

木刻是最古老的版画形式之一。 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有一部这一流派的杰作,几十年来一直为专业艺术家和普通大众提供灵感。

包含成千上万的刀锋笔触,“大师”描绘了一个西藏人。 40年前由许狂和阿哥夫妻档创作,直截了当地突出了人的存在,奏响了对古老青藏高原的颂歌。 这部具有代表性的中国木刻经典也与其创作者的艺术生涯和人生故事交织在一起。

1977 年,即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前一年,许匡和阿哥踏上了前往中国西藏自治区的旅程,为 1951 年该地区和平解放的木刻作品收集材料和灵感。

回忆起这次难忘的旅行,阿哥形容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是“一座沉浸在音乐中的城市”。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庆祝活动,所有的藏民都聚集在公园里庆祝他们的节日。所以,我们立即着手写生,”阿格回忆道。

西藏赛马活动。  /中国环球电视网

西藏赛马活动。 /中国环球电视网

西藏赛马活动。 /中国环球电视网

在西藏湛蓝的天空和白雪皑皑的山峰下待了八个月后,许狂和阿格画了数百张草图,力求捕捉到完美的画面。 最后,他们找到了自己的缪斯女神。

“在当雄草原赛马的时候,我们遇到了这个藏族人,他长得真好看。我跟许狂说,没时间画草图,他就拿起相机,拍了很多照片。”那个家伙,”阿哥回忆起这次与“师父”的偶遇时说。

一张瞬间的快照记录下了一幅后来以更传统的艺术形式永垂不朽的图像,这位藏族男子在中国艺术史上的一部重要作品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就在许狂和阿哥忙于创作的时候,中国正在恢复全国美展,阿哥想提交《大师》。 然而,就在截止日期前十天,阿哥因怀孕身体不适,不得不停止工作。 这迫使这对夫妇做出艰难的决定。

“我很纠结,时间不多了,只好由许狂接手。我让他不要做背景,只留主角。”阿哥说。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认为它使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主题上,”许狂补充道。

许狂(右)和阿哥分享了它的起源故事

许狂(右)和阿哥分享《师父》的起源故事。 /中国环球电视网

许狂(右)和阿哥分享《师父》的起源故事。 /中国环球电视网

尽管时间不多了,许狂却不肯妥协。 他坚持捕捉主体的“灵魂”。 他以磨练精湛的刀工,刻画紧致密实,加强明暗效果,同时用圆刃突出体积感。

男人紧握镐头的双手说明了他强大的意志力,这种意志力必须通过快速、自发的切割才能显现出来。 然而,最原始的方面是对英雄深色藏袍正面的描绘。

“我用水平刀片在木头表面敲了一下。没有太多的切割,但黑色的质量有一种与人脸相呼应的层次感,”徐说。

木刻凿子。  /中国环球电视网

随着图像被翻译到纸上,“大师”终于出现了。 这个藏族汉子可以是修篱笆的牧民,也可以是赛马的旁观者,但他的姿态却体现了西藏坚强向上、充满希望的精神。

“大师”也鼓舞了民族。

获第五届全国美展金奖,创新技法广受赞誉。 随着“大师”的到来,中国的木刻艺术家们记录下了无数“大师”自己命运的生活。

如今,40多年过去了,这件作品依然鲜活生动,在艺术家的工作室中保持着引以为豪的地位。 作为这对夫妻事业硕果累累的见证,它也记录了一个新时代开始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