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胡塞武装袭击颠覆全球贸易,导致运输成本飙升

也门胡塞武装分子在红海对船只的袭击造成了全球贸易的扰乱,可能会出现进一步的中断、运输成本上涨和延误。

为应对地区海上风险加剧,主要航运公司和石油运输公司被迫暂停这条战略水道的运营。

航运巨头马士基、赫伯罗特、地中海航运和达飞轮船均宣布暂时停止在红海的服务。

据航运咨询公司 Alphaliner 称,截至 12 月 10 日,这四家公司合计占据全球航运运力 53.6% 的份额,其中一半以上部署在欧洲航线,这一点尤为重要。

全球最大的航运服务提供商克拉克森告诉CGTN,全球约10%的海上贸易经过苏伊士运河。

期货经纪公司建信期货表示,“红海航线的完全封锁将导致欧亚​​航线有效运力大幅损失”。

相关进展中,由于胡塞武装周一持续发动攻势,石油巨头英国石油公司宣布暂停红海航运活动。 领先的油轮集团 Frontline 也同样决定避开该地区。 消息传出后,油价大幅上涨。

这些攻击的影响已经在海运成本上涨中显现出来。 据Freightos称,自以色列与哈马斯冲突升级以来,亚美东海岸航线上一个40英尺集装箱的价格上涨了5%,达到2,497美元。

随着越来越多的船只改道非洲好望角,造成严重延误并增加成本,情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克拉克森说:“从远东经好望角改道至北欧将使航程延长约 30%,即额外增加 6,500 海里。”

CCB Futures 援引 Alphaliner 首席分析师扬·蒂德曼 (Jan Tiedemann) 的话说,也强调了此次航线变更的影响,预测运力需求将激增,运输时间延长,运输成本增加。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中金公司)援引分析师的话说,这些增加的费用,包括船员工资、燃油和保险,可能会转嫁给消费者。

这种影响显而易见,欧洲航线的集装箱运费周一触及极限。

中金公司强调了新航运订单带来的运力压力、地缘政治变化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带来的潜在未来风险。

建信期货还警告称,成本上升的可能性将持续存在。 虽然红海冲突可能会逐渐稳定,但解决的时间表尚不确定。 此外,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持续的冲突加剧了地区风险。

自10月份事态升级以来,HMM、ZIM和Hapag-Lloyd等航运公司已对往返以色列的航线征收战争险附加费。 该券商表示,除非冲突得到解决,否则这种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